主页 > 时政社会 >【九子案判词】凭催泪弹前言论定煽惑罪 官:李永达有意让夏悫道

【九子案判词】凭催泪弹前言论定煽惑罪 官:李永达有意让夏悫道

区域法院周二(9日)就佔中九子案颁布裁决,9名被告各有罪名成立。其中,民主党前主席李永达被裁定一项「煽惑他人犯公众妨扰罪」罪成。控罪内容指,李永达于2014年9月28日,非法煽惑夏悫道及添美道的人群,藉非法阻碍夏悫道的行车通路作出公众妨扰。

区域法院法官陈仲衡在裁决书明言,构成涉嫌煽惑行为的是李永达于当日下午在夏悫道发表的言论,内容有关李呼吁示威者走出去夏悫道的行车路,佔领所有行车线,以反围攻警方,支持在添美道集会的学生。陈官认为,只要添美道的佔领运动仍在进行,李都有意让夏悫道行车线继续被佔领。陈官认定该次夏悫道行车路的佔领会无限期持续(I am sure that the occupation of the carriageways of Harcourt Road would also be for an indefinite period)。

虽然辩方在审讯期间指出,在警方施放催泪弹前,示威者没有在夏悫道设置永久或者半永久的物品,在施放催泪弹后,才出现一些用链、水泥固定的栏,但陈官在裁决书并没有处理警方施放催泪弹后李永达所发表的言论。至于辩方质疑警方当日下午封锁往政府总部的通道,陈官认为做法是合理、有必要,惟他未有评估警方部署是否促使示威者走上夏悫道。

夏悫道为佔领运动的标誌性位置。2014年9月28日,警方在该处投下87枚催泪弹,被外界视为长达79日佔领运动的序幕。资料图片

佔中九子案裁决书解释李永达被定罪的部分,指出呈堂影片所纪录被告的言论,为控方证明指控的依据及作为证据。(The words that were said by D9 and relied upon by the Prosecution to prove the charge were captured on videos and produced as evidence.)陈官明言,构成涉嫌煽惑行为的是李永达于2014年9月28日下午在夏悫道发表的言论。

以警放催泪弹前李永达所作言论作考虑

陈官在裁决书引述李永达当日大约下午3时13分至5时52分之间的17段发言内容,例如(裁决书以英文引述言论,下列中文言论为记者翻译内容,非李永达原句):

3:13p.m.:「在这里的所有人,大家向后慢慢、有秩序地移动,佔领整条行车路及后面的草坪。(All (people) here, everybody moves backwards slowly and orderly, occupy the entire carriageway and the lawn at the back.)」 

3:35p.m.:「夏悫道由东到西的交通已停止。(The (traffic) going from east to west on Harcourt Road was also closed.)」

3:51p.m.:「我有一个非常大胆的建议--听着,我们前方的人现在开始行到外面的花圃,然后坐在路上,进行公民抗命,可以吗? 大家跟着我……那些没有準备好进行公民抗命的(人),不需要跟随我行动。你可以继续坐在前面的路上,可以吗? 那些没有準备好被警察逮捕的(人),请先上前,因为你可以在这里抵挡住他们。(I have a very bold suggestion – listen, our people in the front now start walking to the flower bed outside, and then sit on the road to carry out civil disobedience, Okay? Everybody follows me... those (people) who don’t prepare for civil disobedience, don’t need to follow my action. You can continue to sit in the front road, okay? Those (people) who don’t prepare for being arrested by the police, please come forward first, because you can withstand them here.)」

4:09p.m.:「政总的朋友,道路现在开通!是我们,是人群!是我们,市民开通道路的!……坐在6条行车线上,去支持学生。(Everybody at CGO, the road is open! It’s us, the crowd! It’s us, members of public (who) opened the road!… Sit all over on the six lanes, to support the students. )」

4:15p.m.:李要求释放黄之锋及周永康。

4:49p.m.:李要求警方移除障碍物。

5:52p.m.:「冲!冲!冲!冲!…(Rush! Rush! Rush! Rush!....)」

陈官指出,他考虑到裁决书所引述李永达的言论,他亦曾观看相关影片,李发言时用了一个大声公,他肯定大声公音量範围内的人都听到李的发言,而李当时亦小心地确定该大声公有效运作。陈官续指,证据显示,李叫夏悫道两旁的人们走出去行车路,坐下及佔领夏悫道全部6条行车线,李也说了一些有指责他人的说话(impugned words),旨在唤醒、刺激、敦促夏悫道两旁的人按照其指示去做(for the purpose of rousing, stimulating, urging the people on both sides of Harcourt Road to do what D9 asked them to do)。陈官认为,李是煽惑夏悫道的人群去佔领夏悫道的6条行车线,而李和在场人士都知道如果6条行车线都被佔领及阻塞,会对夏悫道交通造成什幺影响。

陈官表示,李永达在多次发言中,明确表示他要支持学生,很明显,佔领夏悫道行车线的目的,是反围攻警方,无论李及示威者是否可以进入正在举行集会的添美道、与添美道的集会者联合起来。陈官认为,只要添美道的佔领运动仍在进行、有需要反围攻警方,李都有意要行车线被佔领,他肯定夏悫道的佔领是无限期持续(for an indefinite period)。

裁决书指,警方9.28约下午6时开始施放催泪弹。照片来源:杨必兴摄影 P H Yang Photography | phyang.org

夏悫道为佔领运动的标誌性位置。2014年9月28日,警方在该处投下87枚催泪弹,被外界视为长达79日佔领运动的序幕。根据裁决书,警方于当日约下午6时开始施放催泪弹。然而,陈官并没有引述李永达在6时后的言论。

去年案件审讯期间,处理佔中专责小组成员、警司游乃强在审讯第7日(2018年11月28日)被传召出庭。代表被告邵家臻的资深大律师彭耀鸿曾要求游乃强就警方施放催泪弹前后的情况作比较。据众新闻当日报道,彭指出:「施放催泪弹之前,示威者係无在添美道、夏悫道设置永久或者半永久的物品,但在施放催泪弹后,就有些栏、用链绑住,甚至用水泥固定。」游则表示:「如果以时间次序来讲,係嘅。」彭又提出警方放催泪弹前,并无竹枝、水泥等障碍物,游同意。当彭问道:「如果你去比较施放催泪弹前后的情况,放之前,啲人似乎不打算留一段长时间,这样讲公道吗?」游表示不同意。

认同警方封锁往政总通道

彭耀鸿亦有盘问游乃强有关警方封锁往政总通道的做法。彭向游说:「去示威场地的正常道路,係穿过海富中心天桥。」游同意。彭再指:「9月28日的下午,警方有个命令係要去挡住行人天桥。」游表示:「我见係挡住海富天桥。」彭遂指出:「如果示威者有办法经桥去添美道,係无理由要穿过夏悫道的。同不同意?」游静默不语,片刻后他表示:「不同意。」公众席随即传来几声「吓」。

裁决书提到,代表被告李永达的资深大律师蔡维邦质疑,警方当时未有尽其义务,促使示威顺利进行,反而封锁通前往政府总部的通道。

不过,陈官在裁决书回应指,他认为,为应对示威者佔领政总的威胁,警方的部署是有必要而且合乎比例的,当时有大批示威者聚集于添美道,亦有人煽惑更多人去参与运动。如果警方轻视佔领政总的威胁,则是最不负责任的(It would be most irresponsible if the Police were to take the threat to occupy the CGC lightly),因此,他认为警方禁止示威者前往政总是合理、合法的。陈官未有评估警方封锁往政总通道的做法是否促使示威者走上夏悫道。

李永达在金钟佔领区清场期间被警方拘捕。INT照片被煽惑者意向无关重要

陈官以英国案例DPP v Armstrong [2000] Crim LR 379指,「煽惑他人犯罪」的元素为:触犯煽惑他人犯罪者 (a) 煽惑他人作出或导致某些行为,而当该行为完成时,便会引致他人犯罪;以及 (b) 预期或相信他人如照所煽惑的行事,便会在行为中作出该项或该等罪行所需的过错。至于被煽惑者的意向,则完全无关重要(the intention of the person incited is entirely irrelevant)。

陈官採纳控方引用海外案例 Young v Cassells (1914) 33 NZLR 852 (CA)及Invicta Plastics Ltd v Clare [1976] RTR (DC)中对「煽惑」的理解,即一般字面解释,可作唤醒(to rouse)、刺激(to stimulate)、敦促(to urge)或促使(spur on)、激起(to stir up)、鼓舞(to animate),亦可涉及建议(suggestion)、提议(proposal)或诱使(inducement)犯罪。

就李永达被控「煽惑他人犯公众妨扰罪」,陈官指出,《基本法》保障公民参与和平示威,而他认同9.28在夏悫道的示威是和平进行的,然而,李永达煽惑他人在夏悫道所做的事,并不是夏悫道行车路的合理用途,该次示威对于交通的阻碍及造成的不便超越《基本法》对于和平示威的合理保障範围。根据呈堂证据,李永达反覆敦促(repeatedly urged)夏悫道两旁的人去佔领夏悫道6条行车线,亦预期被煽惑者会依他所言而行。陈官裁定,李无合理怀疑符合「煽惑他人犯公众妨扰罪」的元素。

上一篇: 下一篇: